• <listing id="xedg3"><delect id="xedg3"><s id="xedg3"></s></delect></listing>

    <listing id="xedg3"><delect id="xedg3"><tr id="xedg3"></tr></delect></listing>

    <tt id="xedg3"></tt>

    空降热搜[娱乐圈]

    作者:颜凉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你们先在这里等,拍完韩泽再拍你们。”康回简单交代完,便带着团队一头扎进了青春的海洋。
        大屏幕上显示,航班已经抵达。
        因为是临时改签的航班,留给公司的准备时间有限,加上他们三个还要化妆造型,所以紧赶慢赶,还是踩着点到了。原定先拍他们的,现在也只能先顾韩泽的时间。
        
        康回是他们三个共同的经纪人,但不是韩泽的经纪人。在看出韩泽有红的苗头之后,公司就重金挖来了刚从奔腾时代传媒集团离职的金牌经纪人王希,而她也顺理成章成为梦无涯经纪人部的老大。
        
        奔腾时代算是国内现有最具影响力的几家传媒集团之一了,平台好,资源强,经纪人同样是业内翘楚。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当然对外宣称的是理念不合,王希就这样净身出户,没带走一个艺人。
        之后就有了韩泽的爆红。
        
        贺嘉一总喜欢在背后腹诽是韩泽运气好,陈翎一愤青无所谓,爱谁谁。
        但冉霖觉得,同样的资源,有人红了,有人没红,差的可能是时运,也可能是实力,与其嫉妒别人,不如做好自己。
        
        当然这是他去年劝对方的鸡汤了,今年他是个负能量Boy,没办法再斗志昂扬。
        
        王希应该是认识陆以尧的,因为后者虽然名义上是自组工作室,仿佛自己给自己当老板,但陆以尧工作室其实是挂靠在奔腾时代传媒下面的,严格意义上讲,依然是奔腾时代的艺人。而前者离职时,后者已经小有名气。尽管王希并不是陆以尧的经纪人,但同属一家公司,哪怕一年只在年会上见一面,也该是认识的。而王希跟陆以尧的经纪人,怕更是相熟。
        
        带着新东家的艺人跟老东家的同事、艺人同台(国际抵达出口)PK,不知道希姐会是个什么心情。
        毕竟,陆以尧现下正风头正盛,韩泽和他一比,很难再显出什么光芒。
        
        冉霖不认识陆以尧,但他总能见到陆以尧——电视上,还有微博里。
        尤其今年,是陆以尧的大爆年。
        
        虽然那人前两年也有过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电影、电视剧角色,但大多不是一番。直到今年上半年,担当绝对男一号的电视剧《夜雨十年灯》、《云章》和电影《北海树》撞到了一起。
        
        两部电视一个三月,一个四月,前后脚上星播出。现在的电视剧都是双星联动,就是最多可以在两家上星卫视上同步播出,但这两部电视剧绝的是,播放平台是同样两家。也就是说观众三月份才是XX卫视和YY卫视看完《夜雨十年灯》,紧接着继续在这两个卫视上,同一时间,同一剧场,看接档的《云章》。
        
        弄得那段时间网友调侃,打开电视就是陆以尧。
        
        两部电视剧都是IP改编,收视群体也都是年轻人,《夜》的口碑很一般,《云》的口碑非常好,于是先抑后扬,两部电视剧播完的后续效应,便一直持续在正面。更让业内看到陆以尧价值的是两部电视剧收视率都破了表,完爆同期甚至去年的大部分IP剧。
        
        对于粉丝,粉的是偶像这个人。
        对于投资人,看的是明星能带来的投资回报。
        陆以尧两边都占全了,再不红可真就天理难容了。
        
        俗话说好事成双,到了被老天爷偏爱的陆以尧这里,好事就成了三。
        
        六月,就在两个电视剧播完陆以尧人气正井喷的时候,电影《北海树》上映。虽然片子走文艺路线,票房十分疲软,但口碑绝赞,并且在八月入围了国外某A类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如今国庆刚过,电影节落幕,才跟着剧组走完红毯镀了一层厚金的陆以尧终于载誉归来。
        
        尽管影片最终只得了三项提名中的最佳摄影奖,但一个受国际认可的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足以让陆以尧在同期新星中脱颖而出,率先甩掉偶像的帽子,晋级演技派,并且彻底华丽转身,成为电影咖。
        
        论赚钱,演电影不如演电视剧;但若论逼格,大荧幕永远都是明星们的追求。
        君不见多少电视剧里人气爆棚的偶像明星,到了大屏幕上都成了票房毒药。能在大荧幕站稳脚跟,陆以尧已经将同时代的小生们,甩开一大截。
        
        他今年才二十四。
        只比冉霖大一岁。
        
        “啊啊啊啊——”
        “韩泽!韩泽!”
        “啊啊啊——”
        
        粉丝仿佛积蓄了一夜力量的尖叫险些掀开T3航站楼的屋顶。
        正望着陆以尧灯牌艳羡地胡思乱想的冉霖被吓了一个激灵。
        
        国际航班抵达出口已被堵得水泄不通,所有为了韩泽而来以及部分为了陆以尧但觉得对韩泽也是路人粉的少男少女们都开始尖叫。
        冉霖他们远远躲在最外围,任凭三人帅出天际,这时候也没人会回头看他们一眼。
        
        韩泽已经走出来了,没戴帽子、墨镜或者口罩等任何遮挡的东西。这说明他的状态非常好,有足够的自信敢于直面真爱的饭拍。
        
        事实也确实如此。
        
        一袭干净利落的风衣,大步流星走起来似乎都能带起风。发型随意自然,却又不失味道,而那张一路带着笑的俊脸,丝毫不见旅途劳顿,满满的元气和温暖。
        
        韩泽能红是有原因的。
        古装俊朗,现代装潇洒,单凭造型就能让观众毫不串戏,这是老天爷赏的饭。
        
        随着韩泽往外走,一部分人群也呼啦啦跟着动,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推搡声,乱成一团。
        康回早被人海淹没,倒是一直跟在韩泽旁边的希姐,和同车一起来的这会儿正端着相机的摄影师,还很醒目。
        不过大部分的粉丝和娱记仍然留在原地,等着陆以尧。
        
        韩泽的背影在粉丝的簇拥下越来越远,眼看就要出航站楼。
        
        贺嘉一有点担心地嘀咕道:“我们真的就在这里傻等?看这架势,那小子肯定一出航站楼,坐着公司车就跑,摄影师还能折回来拍我们?拍完了怎么回,一起大半夜打车?”
        陈翎懒得理他,正因为机场不能抽烟,而憋得直打哈欠。
        
        冉霖其实也不想理他,因为这位同门的脑回路永远都是直线段,拐个弯都是难为他。但眼见着贺嘉一蠢蠢欲动,大有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趋势,冉霖只得揽住他脖子,以哥俩好的亲昵姿态解释:“放心吧,韩泽他们回来那么多人,就是我们全腾地儿,那辆小破车也挤不下。公司肯定已经提前派车过来等着了。”
        
        贺嘉一愣住,好半晌,才恍然大悟地点头:“有道理!”说完还不过瘾,又直勾勾看了冉霖良久,补一句,“你小子脑袋是好使。”
        冉霖哭笑不得,总觉得完全没有被表扬的喜悦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以尧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爱你——”
        
        不知谁先喊了第一句,之后声浪就再下不去了。
        如果说韩泽的粉丝们只是差点掀翻航站楼,那尧粉真就彻底掀翻了。
        幸好大厅里不让停车,否则现在应该全是被震响的报警器。
        
        相比韩泽,陆以尧可谓全副武装,帽子口罩墨镜戴了个全套,一路低头,只管在周围工作人员的开路下,大踏步往外走,连个笑脸都吝啬于给接机的粉丝们留,速度之快堪比移形换影,不知道的还以为在逃命。
        
        冉霖有些失望。
        原本他还想看看真人的。
        
        电视剧里的陆以尧特别合他眼缘,剑眉,桃花眼,不笑的时候有些冷,但多半的时间都带着淡淡的笑。古装剧里是翩翩世家公子,刘海撩起来全部拢进发髻,禁欲深情;现代剧里是顽皮男友,刘海放下来,清新阳光。
        
        可惜了。
        冉霖暗搓搓地在心底叹息一声,从他胳膊下挣扎出去的贺嘉一,正神情复杂地看着少男少女大部队随“男神”而去。
        同在娱乐圈,这种差别待遇的冲击力太大了,大到除非你有钢铁般的意志,否则终是意难平。
        
        大厅重归安静,国际抵达出口已经空空荡荡,地上躺着一块灯牌,只一个“尧”字,仍在尽职地闪烁,估计是刚才拥挤着落下的。
        
        冉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把灯牌捡了起来——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出口通道,这种东西横在地上怎么看都有些不安全。
        可是捡起来之后,冉霖就有点后悔了。
        
        捡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只当举手之劳,爱护环境,人人有责。然而当真正把灯牌拿到手里,他就觉出烫手了。
        
        灯牌和荧光棒等应援物不一样,不是用完就丢,像他手里这个灯牌,做工精美,质量上乘,保存好了用上一两年都可以。
        
        冉霖在最初进入娱乐圈的那一年,也会偶尔遇见粉丝举着灯牌为他接机。数量自然和陆以尧没法比,但不管是十个粉丝也好,十万个粉丝也好,每一个粉丝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怕是没人喜欢看到自己为偶像应援的灯牌被人丢进垃圾桶。
        
        慢着。
        不知是不是闪烁的灯牌照亮了冉霖的大脑,他忽然觉出哪里不对。下意识抬头看出口上方的大屏幕,果然,虽然来自韩泽时装周的航班和陆以尧电影节城市的航班都显示已经抵达,但两个航班的抵达时间前后相差十五分钟,就算陆以尧的速度再快,行李传送总是按照航班顺序来的,他怎么可能紧跟在韩泽的后面就出来了?
        
        斜后方传来骚动,冉霖回头去看,发现之前跟着粉丝们一起簇拥“陆以尧”走出去的八卦记者们又都跑回来了!
        冉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眼前的国际抵达出口,虽然心中已隐约明了,还是觉得陆以尧这招玩得邪。
        
        骨碌碌——
        有拖动行李箱的声音了。
        
        最先出来的是一组夕阳红国际旅行团,尽管已是后半夜,大爷大妈们仍精神矍铄地回味着旅途的见闻;之后出来的是几个外国人,再然后是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大约六七分钟后,人流渐缓,直到最终,出口重归空荡静谧。
        看起来仿佛这架航班的旅客都走光了。
        
        但冉霖用余光瞄瞄四周严阵以待的娱记,还是坚定地认为自己没猜错。
        
        骨碌碌——
        来了。
        
        冉霖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出口,也不知道哪来的执着,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想验证猜测,还是想看看能想出这么损招数的陆以尧真身。
        
        黑色休闲裤,暗灰色套头针织衫,内搭白衬衫,露出领子边缘,和随性的衬衫下摆。
        不同于韩泽的精心准备,陆以尧应该也注意穿搭了,但终究还是随性了些,头发也因长途跋涉,睡得有些乱翘,好在本就走闲适风,倒平添几分慵懒。
        不过纯素颜,和走出来看见娱记们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还是出卖了他。
        
        这人料定之前的“替身”会把所有人卷走。
        冉霖敢肯定。
        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冉霖简直能在心里脑补陆以尧此刻的OS,必定都是上了电视会被哔掉的词。
        不过这人应变能力很强,或者说自控力很好,很快便藏起懊恼,眼里带上温和的笑。
        
        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绝于耳。
        陆以尧也大方地由着他们拍。
        
        冉霖想,他可能是觉着反正都这样了,与其狼狈,不如优雅。
        
        有几个心急的开始提问题,开启录音的手机几乎要怼到他的嘴上,大部分是关于这次电影节的,也有极个别胆大的,直接问绯闻。
        
        经纪人姚红从头到尾陪在他的身边,但又不会喧宾夺主,似乎对陆以尧很放心,即便被问到绯闻,也没有急于阻止,相比永远妆容精致的王希的干练犀利,这个同样四十左右的女人更温婉朴素,不像女强人,倒像姐姐。
        
        她的放心是有理由的——陆以尧四两拨千斤,就把关于绯闻的问题解决了,还逗笑了一干记者。
        冉霖站得近,故而听得很清楚,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陆以尧早准备多时的答案,就等着谁撞上来,好让他抖这个机灵。
        
        大约回答了五六个问题,姚红终于开口,温和地跟记者们表达艺人还需要尽快回去休息的意愿。
        记者们难得碰见跟他们商量的艺人团队,将心比心,也互相体谅,便慢慢把路让开。当然,拍照不能停,还是要尽量捕捉到多的素材。
        冉霖也跟着记者闪到一边。
        陆以尧的真人比电视上还有味道,他以纯欣赏的角度把这位优秀同行看了个够,这晚上就算没白来。
        
        咦?
        陆以尧毫无预警地看过来,冉霖没来得及收回视线。
        四目,相对了。
        
        原本在经纪人和助理陪同下准备快步离开的陆以尧,忽然往冉霖这边走过来。
        冉霖瞬间紧张,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陆以尧已经揽住他的肩膀,灿烂微笑:“谢谢你们来为我接机。”
        
        不是你,是你们,这一刻的冉霖,代表着刚才山呼海啸般的所有粉丝迷妹。
        冉霖看看陆以尧,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灯牌,忽然生无可恋。
        
        这厢陆以尧带着他一起面向记者镜头。
        那厢娱记们心领神会,立刻咔咔一顿拍。
        冉霖咽了下口水,只能配合着露出尴尬但不失礼貌的笑容。
        
        灯牌上的“尧”字在镜头面前闪啊闪,替持牌人诉说着对偶像无尽的爱。
        
        陆以尧可能是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先前用歪招不太厚道,于是满腔歉意都回报给了举着灯牌的幸存粉丝;也可能是逢场作戏,卖个爱粉丝的好人设。但不管哪种,冉霖都觉得自己吃亏了……
        
        “你是……冉霖?”
        娱记中终于有见多识广的,认出了这位十八线男星。
        
        “还真的是冉霖!”
        “原来你也是陆以尧的粉啊哈哈!”
        “别是为追星才进的娱乐圈吧!”
        “这个好励志!”
        “冉霖你说句话啊……”
        
        围攻的对象从陆以尧变成冉霖,娱记们明显放松随意许多。
        但是冉霖不想说话。
        他现在只想对所有人砸灯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再来个预告,等下晚上七点,第三更!~\(≧▽≦)/~
      来,让我看见你们的灯牌!
      ——————
      感谢所有小伙伴们灌溉的营养液!
      第一章更新太激动,漏掉了好多小伙伴的霸王票,囧,在这里一并补上!
      感谢南槿(X3)、雾散见青山、来打我啊、如果路知道、小尾巴狼、静静、木桔(X2)、Again、百炼成妖438、阿怡家的糖、粥麒麟、抹茶冰淇淋(X2)、通脱木(X2)、白河、我爱那了个大(X5)、遇见百分百、╭(╯3╰)╮、用户2183104、我爱他爱我和他(X2)、抹茶冰淇淋、团团圆\\^O^/、九月鸦、安諾諾、天星之路(X35)、我的天呐(X10)、流尽年光(X33)、多边海(X2)、我是小胖子(X5)、万花筒(X26)、风之克罗诺亚(X14)、笨笨、溪水长流、小窱(X31)、最好的时光静静流淌(X3)、T.H、虹月冰凝、有奶就是娘、呼啸而下、虹月冰凝、JOJO、61421、化水千里(X9)、晓绮(X4)、从此以后、二梦咩、阙影唯爱、流年默写季节、斐语、丸子的宝贝、好安利,不吃吗?、双声、睫毛掉下来、Freesia、绿卿君、橙槿槿槿槿、嘻嘻哈哈哈的地雷!
      感谢离恨难寄、逗逗的豆、Yvonne、银子妈的手榴弹!
      感谢皮皮我可以娶你吗的地雷+火箭炮!
      感谢胖马啊喂的手榴弹+火箭炮(X2)!
      感谢流星麻麻的地雷(X11)+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X2)+地雷+手榴弹!
      感谢浅浅的浅水炸弹!!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5)+深水鱼雷!!
      感谢ducker的手榴弹+深水鱼雷!!
      感谢山岛一野的地雷(X4)+手榴弹+火箭炮+浅水炸弹+深水鱼雷!!
      感谢鲸大猫的地雷+手榴弹+火箭炮+浅水炸弹(X2)+深水鱼雷!!
      感谢Ananna的地雷(X13)+深水鱼雷(X2)!!
      感谢风之克罗诺亚的地雷(X6)+手榴弹(X4)+火箭炮(X2)+深水鱼雷(X2)!!
      爱你们~~~群么么~~~~~~~~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凤凰娱乐开户网站_凤凰时时正常登录_凤凰时时官网登录_凤凰娱乐注册开户